迅游娱乐网址-风味云南,当代人的理想家园

迅游娱乐网址-风味云南,当代人的理想家园

作者:生蚝

“冷切的萨拉米肠,大理石纹的油花,散发着娇艳的玫瑰色。”

看过新一期《风味人间2》的人,都对着屏幕垂涎欲滴。墨西哥绿香肠,德国白肠……世界各地的香肠装着各自的风土人情。

绞肉、灌肠、风干,相似的肠衣装着世界万象。风味人间,说的是风味的多元,更是人间的多元。

大饱眼福后再贡献一个“谢谢款待”。既然万物皆可“云”,“云吃”也算吃过了。

毕竟真的想吃上屏幕里风的味道、时间的味道、人情的味道,可越来越没那么容易了。

根据《餐饮产业蓝皮书:中国餐饮产业发展报告(2019)》和CEIC显示,2018年中国餐饮业收入达4.27万亿元,仅次于美国,而全国连锁餐厅市场收入8331亿,占整体的19.5%。

当标准化、规模化的连锁餐厅侵占着我们的生活,单一贫乏的又岂止是食物。

如果你以为粤菜就是茶餐厅,川菜就是火锅就是辣,那说明你正在被标准化。

那些远离地方风土的连锁餐厅,正一边打着地方菜的名义,一边做着迎合大众的融合菜,欺骗你的味蕾与认知。

当川菜等于辣菜的刻板印象一直被巩固,很多年后,川菜也可能真的只剩下辣。

食物反映的也是生活方式。城市在日渐趋同,人们的观念也越来越单一化。

麦克卢汉在《机器新娘》里提到,当广告高声宣告昂贵和精美的服装与威士忌就是有修养的标准,杰出成就与文化气质变成了一个消费问题,而不是精明的感知与判断问题。

当工业世界用消费品来衡量成功,成功的标准将变得狭窄且单一。而它本应该与秉性、品味、技能和知识的种类和程度一样丰富多彩。

当下的社会,需要更多容纳多元的包容。

想想数千年前,小麦一路从西亚到达新疆,再往中国西北、华北扩散开去,正因为当地人的包容,才让它得以结合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,创造出了烤饼、馕、面条、饺子、馒头等形态多变的主食。

面团因此迎来了高光时刻,同时也大大丰富了中国人的主食。

上周六,《风味人间》总导演陈晓卿到云南滇池畔,参加了理想家园·家园首发计划暨家园守护者颁奖礼,并进行了《人间滋味,家园与共》的主题分享。

他提到,在今天,地球村越来越小,人类的生活逐渐趋同,在食材逐渐工厂化、单一化的大背景下,云南显得很珍贵。

我们总是在说云南,说的却不是一个云南。因为云南很多元,独特的地理环境让云南成为动植物王国和菌类王国。

这里有脊椎动物1737种;全国约3.2万种高等植物中,云南就有1.5万种;野生菌更是云南特产,约250种,占了全世界食用菌一半以上、中国食用菌的三分之二。

作为几千年来民族迁徙的避风港,云南有着丰富的饮食方式。原生云南的怒族人至今仍在食用当地漆树的籽实提炼而成的漆油,云南人吃的乳扇则是北方民族带来的乳制品。

云南湿润的空气滋养着疯狂生长的菌子,也滋养着云南包容多元的风气。

物理学家杨振宁曾回忆在西南联大的生活。在联大附近的茶馆,可以和同学讨论和争辩天下的一切,从古代历史到当代政治,从大型宏观的文化模式到最近新电影里的细节。

以西南联大为主要背景的电影《无问东西》,特意还原了联大学生上课时发生的趣事。

一次暴雨打得铁皮屋响如急鼓,教授便索性和学生一起“停课赏雨”,颇有王维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的泰然。

这种静观生命的态度,同样属于云南。

生于云南的杨丽萍,曾在很多年前这样陈述自己对生命的看法,她说,我是生命的旁观者,我来世上,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,河水怎么流,白云怎么飘,甘露怎么凝结。

在云南,生命的价值实现没有既定的标准。无论生来是愿意传宗接代,还是旁观生命,都值得被尊重。

能容纳多元文化的云南成了万物家园。昆明人与红嘴鸥的和谐相处,便是云南人长久以来与自然相生相伴的写照。

在昆明翠湖公园有一座青铜雕像,时常有飞舞的红嘴鸥围绕着它转悠。这个雕像是一位普通的昆明市民,被称为海鸥老人。

每年冬天,当昆明的翠湖迎来大批迁徙的海鸥,老人总会带上自己买的面包悉心喂养它们。

在昆明,这样的老人还有很多。更有人将喂养红嘴鸥当作一项终生事业。被称为“爱鸥夫妇”的七旬老人,自1985起就一直呵护着红嘴鸥。从“专职喂鸥”到“花式救鸥”,他们从业余到专业,维系着昆明人与红嘴鸥的缘分。

多元文化的注入也一直丰富着云南,让云南在每个时代都能成为人们心中的理想家园。

2300多年前,楚国大将庄蹻走到“方三百里,旁平地,肥饶数千里”的昆明滇池,被那里的环境吸引,便在此称王建国。

清代阮元有诗,“水利村村足,天时日日凉。滇池环杰阁,登眺满华阳。”用于如今的滇池同样贴切。

如今的滇池不仅是昆明的标志,也是云南的风水宝地,古滇国更为滇池积累着深厚的底蕴。新华社网等头部顶流级媒体曾到访古滇,《天天向上》也曾在古滇取景。

选址于滇池畔的古滇名城,不只是翩飞着红嘴鸥的旅行去处,更有优质的教育资源,有给孩子快乐童年的游乐世界,有便捷的交通,有形形色色相互包容的人们,是适合安乐颐养的快乐家园。

越来越多的人迁居云南,将云南当作他们的第二故乡。云南人也以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自己的家园,让它在快速发展的当代依然能保持遗世独立。

他们一边向内守护家园,与万物共生,一边向外展示云南独特的文化,让世界上的更多人看到云南的灵性。

当杨丽萍带着曼妙的孔雀舞向世界走去,当更多云南人让云南向世界走去,云南和中国文化在世界范围内被看到。

如今,云南不仅成为心中的理想家园,更成了向往的精神故乡。

于坚在《昆明记》中写道,我以为,昆明给世界的启示乃是:人类应该从那些血与火、污染、灾难、毁灭、远离存在的历史中走出来,住在昆明这样的地方,与花园般的大地相伴而终。

云南的美不只是自然美景,更是包容多元的人文环境。它让飞速发展的世界得以慢下来审视自身,意识到生活不仅只有“快”的追逐,还有“慢”的享受,生命的存在不只可以有一种形态,一切事物也本没有既定的意义。